“汉服”虽热 什么才是真传统?-TB小帮手

 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时,对“上衣下裳”嗤之以鼻:“先王分歧俗,何古之法?帝王不相袭,何礼之循?……法度制令,各顺其宜;衣服东西,各便其用。”

  首先,“上衣下裳”源于生活的实际必要,不是特殊设计。

  什么是汉服?汉服等于国服吗?复兴汉服就等于复兴传统吗?汉服是否必要进一步发展?南平牛鬼梳妆史如此漫长,什么才气代表汉服?汉服能否适应当代社会……种种疑问,至今未能告竣共识。

  《续资治通鉴》记,南宋孝宗乾道四年(1168年)时,有年夜臣说:“临安府风俗,自十数年来,服饰乱常,习为边装,声音乱雅,好为北乐,臣窃悲悼。中原士民,延首企踵,欲复见中都之制度者三四十年却不成得。而东南之民,乃反效于异方之习而不自知。”

  为了禁胡服,宋徽宗甚至说出“先王之法坏,胡乱中华,遂服胡服,习尚久矣,人不知耻,未之有禁,非用夏变夷之道”这样的狠话。

  清代晚期,仁人志士纷纷走上反清自强之路,他们一边发掘、宣传别史,甚至加以编造,以鞭策民族情绪;一边用剃发、易装来表达抵御决心。

  可见,“薙发易服”是持久策略。至于“十从十不从”(男、生、阳、官、老、儒、娼、仕官、国号、役税必从;女、死、阴、隶、少、释道、优伶、婚姻、官号、笔墨语言可不从),出自别史,不够为凭。

  东晋时,葛洪便说:“丧乱以来,事物屡变,冠履衣服,袖袂财(裁)制,日月改易,无复必然,乍长乍短,一广一狭,忽高忽卑,忽粗忽细,所饰无常,以同为快。”

  太重视历史传承,忽略了实用,国外用户、设计师等无法介入。只是本身玩,他人不融入,就本身限制了本身。

上一篇:以片子为媒 世界目光从平遥影展聚焦山西-TB小帮手
下一篇:再总结今世“国风” 近百件汉族服饰非遗作品在-TB小帮手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